电话:15071536088

Banner
柴火鸡灶台

柴火鸡灶台

产品详情

想吃柴火鸡灶台了,思绪不由得就飘向远方,想起许久不去家里的鱼塘,某个周末前去,发现那里多了个土灶台。废弃砖头就着黄泥堆砌而成的土灶台,没有瓷砖贴面、没有水泥糊壁,一眼看望去十分简陋,却不影响它做出美味的佳肴。

小时候,村子里烧煤气的不多,家家户户都有土灶。在当时,打一个好的土灶不亚于修建房屋,房屋供人居住得十分注意,而土灶每天生火做饭也马虎不得。土灶打得好,通风旺火,没有烟气,做出的菜也不带有烟味儿。若是遇到个不在行的师傅,保不准每天会被烟呛得眼泪满面。父亲是村子里打土灶的好手,只要亲戚邻里有谁找到他帮忙,他总尽心尽力的替人打好土灶。灶膛宽敞、灶口小,做起饭来省柴通风无烟气。

那时,我家的土灶也是父亲打好的。灶台上放着个大铁锅,靠近烟囱的灶膛后部放着一个铝锅,铁锅里炒菜做饭、铝锅里烧水,一个土灶用处不少,多锅齐用,往往菜炒熟,饭也就熟了。

家里的土灶奶奶用的多一些。她做饭时,我会在灶口送柴,田地里的秸秆在灶膛里燃烧,窜起的火焰,烧得大铁锅内的菜肴散发阵阵香味。有时候,奶奶会用文火闷靠锅饭,还会将装满小土豆和五花肉的瓦罐放入灶膛内,另放一两个红薯用草木灰盖住,一个土灶同时烹饪着多种美味。不多时,铁锅内便传来“滋啦、滋啦”的响声,瓦罐也从灶膛内散发阵阵香味,馋嘴的我则会守在灶口,等着草木灰里的红薯烤熟。等候的时间,奶奶有着说不完的故事,离奇古怪的民间传说总能吸引住我,吵着奶奶说完一段再来一段。

故事讲完,饭菜红薯都该熟了,奶奶疼爱小孙子,第一时间会用火钳将红薯夹出来,然后小心的用报纸包住,滚烫喷香的红薯馋得我口水直流,耐不住性子的我总被烫得吧嗒嘴巴,常被一旁的奶奶轻声教育。


吃完饭的午后,奶奶会带着我去禾场,用冲担挑回两担稻草,一担用来捆把子,一担用来扭要子,把子引火用,要子则用来捆柴禾。在烧土灶的年月,集体的禾场上,每家每户都堆着高高的稻草堆,江汉平原的人们称之为“告”,里头有棉花秆、有油菜秆、还有枯枝野草,这是一个家庭赖以生存的燃料。

最令小孩期待的日子还是腊月。每家每户准备年货,土灶便发挥着它神奇的作用。熬麦芽糖用它、做麻叶子也用它、炸翻饺子还是用它……最爱的美食几乎被土灶全部包揽了,神奇的土灶能做出各种各样的零嘴儿,这是现代机器无法替补的味道。到了除夕,为了感谢灶王爷一年以来的关照,奶奶还会在土灶前放上水果茶点,在灶上的铁锅里点上七星灯,祈求下一年日子继续红红火火。

记忆中,爷爷奶奶过世之后,家里的土灶便被荒废了。如今,日子越过越好,农村里烧土灶的也是越来越少,炖饭有电饭煲、炒菜有电磁炉和燃气炉,清洁干净又省事。然而,尽管如此方便的现代厨具,却始终做不出土灶朴实醇香的味道。因此,过惯了现代生活的人们,渐渐返璞归真,追求过去最朴实的岁月,可是,时光已去,岁月却再也回不,柴火鸡灶台,依然还是我们喜欢的那种味道。

 

询盘